关节脱位论坛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记忆呼吸寻找童年美文 [复制链接]

1#

         
         
       记忆已有些模糊了,可那一段段的记忆怎么可以模糊呢?那可是我小时候全部的幸福啊。我要把它们通通找回来,寻找童年。  房子的事  奶奶居住的“小部落”,我也是在七八岁时得知,那个全是小巷的地方叫——太阳村。为此,我迷惑了很久,怎么叫这名呢?  一条小路.当然是土路,还有硌脚的石头做陪衬路两旁各有一排很深很深的小巷,走两步便有一排,总共也就有十多排,每一排住着十多户人家,再往里直  走,就是大街上了;若继续直走,又是另一个村了:小时候就经常这样想,奶奶家可能是运气好,所以在第一排第一家。  早年,大概是我三四岁时,家里的大门是黄色的木头的那种,门上还有个拴,可透风很大,不大保险。再早些年,就有一只狗狗,是拴在地窖口的,传说叫虎虎一可大姨妈家也有只虎虎,这也令我很迷惑!  进了大门,也是后几年,爷爷请人把院子彻底地收拾了一遍,又打通了两间房,石块地也换成了硬邦邦的水泥地。颜色么,记得不大清了。应该是蓝黑墨水的颜色,嗯,就那色。可是,到底是爷爷请人还是家里人自己干的,我也记不清了。奶奶的花园也是那次收拾后给安置上去的。花园里本来没有花和菜的,我猜测奶奶年轻时爱好园艺,后来就全有了,就叫花园。边上还有盆栽的那种。也给我们小时候弄牺牲了很多。具体多少,也只有奶奶记得最清楚了。还有一棵杏树,可惜也不知什么原因夭折了。听说,这事大姨妈知道得最清楚了……  小杏树还活着时,秋天便结了果实。若大人们不在,我们几个小孩子是会偷偷打来吃的。我似乎很多年都再没吃过那么好吃的杏子了。于是,我总结了一个道理:不是自己买的,咋吃都香。于是很是怀念。杏子没熟时,也会有人忍不住嘴馋的毛病,先下手为强的,主要有我姐姐以及哥哥。要是不用负责任的话,还有我;要是负责任的话,就他们俩。尝过没熟的杏子之后。脸挂得一个比一个难难看。他们现在都不记得那事了,可我咋记得这么清呢?  奶奶家里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正房,正房又分两问卧室和一个厅。一间是奶奶爷爷的,一间是很多人都可以住的。年纪的增长让姐姐有了自己的思想,说难听点,那就叫—虚荣,但我不敢当她面这么说。她死活都说那间房是她的。当然如果准留宿在奶奶家的话,一定是睡姐姐那间。可是,奶奶,那星就很干净,不像姐姐的,跟猪窝差不多……记得奶奶屋里的窗户还是比较有特点的,大半夜还能看到外一面行人的身影,谈话声也听得很清楚。到!后来,我才知道那个时候,每家都能看到和听到那些,这很离奇。小时候不大能接受这么新鲜的怪事,长大后就能了,这又是为什么呢?有些事想多了也未必想得清楚啊!姐姐的房间,以前是小姨住的,到处都贴了小姨崇拜的偶像,这风气也没外流,原原本本地移植到姐姐的身上。那些,贴纸画姐姐当命一样,看得紧紧的,也不给别人看。不过,姐姐啊,太对不住你了,以前我偷拿过你的那些宝贝,后来,我也: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,你要多包涵啊。大人们夸姐姐别的不行,但很会爱惜东西。小时候我的嘴巴很笨,要我夸奖姐姐就会变成这样:“姐姐只会收拾自己的东西。”  所以,当时在姐姐幼小的心里是很鄙视我的,尽管她也只是初中后才知道“鄙视”是什么意思。她当年的口头禅是一一你咋这么讨厌,或者是一一你咋那么烦人。  再说到房子的问题上来,大厅里有一个锅炉,爷爷每天砸煤往里扔,它的作用是烧开水、炒菜、烤包子或馒头之类的。  小时候我看见哥哥把爷爷的馒头不小心丢在脏地上,又像没事一样放回去,当时他的手也是很脏的。他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,继续玩他的。爷爷,你要原谅哥哥啊!我是个诚实的孩子吧!  另外还有一间煤房,里面有一个桶。倒捅里的脏水多数是爷爷的工作,有时候是我和哥哥,偶尔是姐姐。  上厕所也是件很麻烦的事,奶奶家白天是没有地方大便的。晚上也只是因为冬天把院子里的菜儿、花儿给迫害了。奶奶才肯让我们在院子里铺张报纸解决。第二天,如果奶奶心情好就顺手扔了,心情差点就亲自目送我们自己扔了。  后来,就有了新房子,大家都很开心,但奶奶舍不得搬,最后还是搬了……有首歌是这么唱的,“故事的小黄花从出生那一年就飘着,童年的荡秋千随记忆一直荡到现在”,那些幸福还好没有流走。其实回忆是抹不掉的,如果有一天我迷路了,我会在原地等你们的,或者回到老房子去看看曾经……  家人的事  上到四年级的时候,我多了个表弟,他出生时是全医院最吵的。因为小时候四姨给我洗了很多尿布,所以我应该对这个弟弟好点。可是我老和这个弟弟有矛盾,于是大人们就很迷信,说什么属相不合。其实,大人们有时候是比较愚昧的,这点我也是现在才意识到的。表弟长得很像女孩子,但是四姨不喜欢这种夸奖。妈妈们都很会保护自己的小孩,就像我妈妈在外面通常都只说我的优点。后来,表弟的嘴巴变得很治白癜风方法厉害,我想他长大以后吵起架来应该比女人还女人,我想这话四姨也是不爱听的。  再说说我妈妈。每次在家打牌,老妈都很神奇。她的神奇就是只要藏牌就会输掉。不过她还是有很多优点的,我就不一一列举了。  大姨妈除了弄死了小杏树之外,是没干过什么坏事的。她长得很瘦,女人们真奇怪,明明很瘦却老喊自己有多胖多胖。她的身材很好,也很能干,很好说话。不过,我见过她骂姐姐的时候,完全是另一个人。白癜风最好的治疗方法这也是可以理解的,就像我妈妈骂我和平时对我也是两个人。  三姨很厉害,很久很久以前我就觉得三姨是个女超人。主要是三姨的长相比较凶,很srong。  小姨,小时候姐姐说家里最漂亮的是小姨。切!完全是小孩子的想法。不过那时我也这么觉得,比较肤浅的认识。她的个子很高,皮肤很白,相当瘦,但她老说自己很肥。小姨还喜欢揪人家的耳朵,反正就喜欢拧两下,怎么不弄自己啊?后来我就明白了,这也属于个人爱好。她很大方,其实那时我还不知道大方是什么意思,这也是听姐姐说的。而当时的姐姐,我估计,谁给她两块糖.她就夸谁大方。后来小姨结婚了,还有了两个孩子,他们的皮肤都是健康的那种。小姨是个比较乐观的妈妈,比如你要是问:“弟弟的皮肤怎么那么黑啊?”她和四姨的反应就不同,她会说“越黑越帅”之类的傻话。  奶奶是家里的老大,做饭第一,家务第一,很是厉害。爷爷很爱抽烟,奶奶就很厌恶,但他们不会吵架,最多就是奶奶不给爷爷做饭,爷爷以前还偷偷去玩牌,那么老了,还偷偷地哦。现在爷爷是正大光明地去玩,要是口袋里有钱,还会说上一两句“中午不回来吃饭”之类的话,很牛……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